荆门社会科学网www.jcxsw.cn
|
|
|
|
|
|
|
|
|
|
  公告栏  
  论坛登录 - 更多
用户名:
密码:
  荆门名家 - 更多
 
  论文首发
老莱子荆门事迹考
时间:2014/9/23 15:05:07 来源: 作者:李柏武 浏览次数:2175

 

 

荆门市社科联副主席、研究员 李柏武

 

老莱子是春秋晚期与老子(聃)同时代的楚国着名思想家,道家早期代表人物之一。因一生隐逸,其事迹大多不传。因曾隐居在荆门蒙山(今称象山),是文献所记荆门历史上第一位文化名人。老莱子又是古代民间传说中的“二十四孝”之一,荆门是其隐居、养亲处,很早就出现了与老莱子有关的遗迹和纪念设施,如老莱山庄、孝田、孝隐亭、顺井和顺泉。

 

一、老莱子不是老子

老莱子和老子是否为一人,自汉代司马迁以后就存有一定的争议,文献所记二人确有一些相同或相似之处:一、都生活在春秋晚期,与孔子同时代。二、都是楚人。三、都是隐者。晚年归隐后据说都不知其所终。四、都曾被尊号为“老子”,尊他们年老德高劭,后人甚至以为或都姓老。五、都是孔子的老师。孔子曾多次“问礼于老子”,也曾路遇老莱子弟子,进而向老莱子“问礼”。老莱子与老子都曾用“舌柔齿坚”的比喻讲道理。六、思想观念非常相似。老莱子教孔子“去汝躬矜,与汝容知。”老子教孔子:“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七、都写有道家着作。

但老莱子与老子之间的区别也是十分明显的。从目前文献记载可见,虽然二人国籍相同、时代相同,但里籍不同。司马迁《史记·老子列传》说老子是“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今河南鹿邑东),老莱子“亦楚人也”,里籍无考。虽然二人都是隐者,但老子是先做官(周太史)后隐居(关西),老莱子是终身隐居(楚北境、蒙山、江南),不曾为官,而且晚年归隐的地方也不一样,老子西隐于秦地,老莱子南隐于楚江南地。二人并不是不知所终。老子墓在今陕西周至县东南。《水经注》记载:“盩厔有其陵,世谓之老子陵”。清代陕西巡抚毕沅亲书“老子墓”并立碑。《庄子》云:“老聃死,秦佚吊”。是说老子不仅死了,而且是死在秦国,秦佚吊念了他。老莱子墓今湖南株洲,墓前立有“古孝子老莱子之墓”碑(毁于20世纪50年代),今仅存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立“莱子捐碑”一通古碑。二人虽然都有“老子”之称,但那是人们对他们的尊称,老聃是老子的本名,老莱子则失名甚久。二人道家思想虽然都崇尚“无为”、“无名”,但老莱子的思想是完全消极的长生养寿术,老子的思想则还包括“无为而无不为”的“君人南面之术”。二人虽然都有着作,但书名不同,文章内容不同,思想也有一定差别。老子的书是“上下篇”,主旨是“言道德之意”,老莱子的书是“十五篇(一说十六篇)”,主旨是“言道家之用”。从思想发展的逻辑进程看,应该先有老子的“言道德之意”,才会有老莱子的“言道家之用”。反映在年龄上,老子与老莱子、孔子虽然同时代,但老子明显稍长于老莱子、孔子。二人教导孔子的思想虽然相似,但仅一“去”字相同,且与思想理念无关。唯一相同的是使用了“舌柔齿坚”比喻,但教导对象在《战国策·楚策四》中是孔子,在《孔丛子·抗志篇》中却是子思,文献之间相互矛盾,且这个流行的平常用语,谁都可以使用,极可能属巧合。清代学者洪亮吉认为:“老子、老莱子虽皆楚人,皆为道家,而言学术不同,一为周藏室之史,故孔子就之问礼。……一惟主清静而已。老子则西入关,终于中关。……是老莱子生平未尝出楚境,与老子一东一西,踪迹亦不同。”何浩研究员认为:老莱子是老子、庄子之间承上启下的道家思想家,老莱子谋求的不是治国之道,与老子思想积极方面的距离较大,而与庄子思想消极方面的距离则小一些,可能庄子更多地发展了他的消极思想。

老莱子的事迹,在先秦文献《尸子》、《庄子》、《战国策》中,汉初文献《史记》、《汉书》、《列女传》中都有一些记载。其中既记有老莱子,也记有老子,二人各有事迹,互不相涉。《老莱子》一书,约在汉魏之后散佚,今已无存。

先秦时期,与老莱子、老子的时代非常接近,但没有谁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有关老莱子的史事,最早见于《庄子·外物》的“老莱子弟子出薪遇仲尼”。老莱子以“去汝躬矜与汝容知,斯为君子矣”,“相引以名,相结以隐,与其誉尧而非桀,不如两忘而闭其所誉”等训导孔子。《庄子》全书,凡老子皆称老聃,而此处庄子不称老聃而谓老莱子,可知庄子认为老子、老莱子不是同一个人。《战国策》是关于战国史事的文献,其中《齐策》引《道德经》第39章、《魏策》引《道德经》第8l章,皆称“老子曰”,而《楚策》有“或谓黄齐曰:‘……公不闻老莱子之教孔子事君乎!”’则称老莱子而不称老子。《战国策》所记与《庄子》相同,也不认同是同一个人。《尸子》是与商鞅同时代的尸佼所着,书中有直接引自《老莱子》的内容及思想,如“老莱子曰:人生于天地之间,寄也”。其语并不见于《老子》,可见是老莱子的话,说明战国中期以前不仅《老子》流行于世,《老莱子》也流行于世,二书并存。

秦汉时期,也没有谁认为老莱子和老子是一个人。班固《汉书·艺文志》载:“《老子邻氏经传》四篇,注,姓李,名耳”。又载,“《老莱子》十六篇,注,楚人,与孔子同时”。即认为老子即李耳,着书《老子》,老莱子另有其人,着书《老莱子》。陆贾《新语》云:“是以接舆、老莱子所以避世于穷……。老子曰:上德不德”。陆贾将老莱子与老子并提,分开言说,显然是两个人。《汉书·艺文志》源于刘向着的《别录》以及其子刘歆编次的《七略》。刘向、刘歆是汉代着名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负责校阅皇家藏书数十年,才编成当时的国家藏书总目,其时《老子》、《老莱子》二书俱存世,自然不会将二书弄混淆。

老莱子是否是老子的争议由《史记·老子列传》引发,但司马迁并没明确说老莱子就是老子。他很分明地使用了“或曰”、“亦”以示区别,“老子着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言”;“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着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此叙述既符合《史记》附记别传的行文习惯,也表明了司马迁“疑以传疑,信以传信”的严谨治史态度。且同书《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得更清楚:“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楚,老莱子。”可见,在周朝做官的是老子,在楚国做隐士的是老莱子,老子、老莱子都是孔子的老师。后人说司马迁主张老子、老莱子是同一个人,明显是臆断。

西晋时期,皇甫谧着《高士传·老莱子》云:“老莱子,楚人也,楚公室乱,逃世,耕于蒙山之阳。……着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人未知其所终也。”文中所记,与司马迁《史记·老子列传》相较,泾渭分明,可见书非一种,人非一人,史事各异,显然有区别。东晋孙绰《文选·<游天台山赋>》“蹑二老之玄踪”注:“二老,老子、老莱子也”。

从战国尸子、庄子,到汉代陆贾、司马迁、刘向,到魏晋时期皇甫谧、孙绰,古籍文献均清晰地分称老子、老莱子,而且二人之间无任何史事重叠、思想及言语雷同。后来,《史记正义》云:“太史公疑老子就是老莱子”。这种观点被后来一部分学者接受,如清代孙星衍、近代钱穆等,他们不怀疑而是主张老莱子与老子是同一个人,显然已背离司马迁的原意很远了。由此可见,老莱子不是老子是当时人们的共识,把二者混为一人是后来极少数人的见解。

二、老莱子的姓氏

一般认为,老莱子“老”、“子”均为尊称,犹言“老夫子”、“老先生”。孙绰《文选·<游天台山赋>》注引刘向《别录》云:“老莱子,古之寿者。” 

毕沅、马叙伦认为老莱子姓莱。毕沅《道德经考异序》说:“老子与老莱子是两个人,老子是苦县人,老莱子是楚人。”“古有莱氏,故《左传》有莱驹,老莱子应是莱子而称老。” 认为老莱子本姓莱,其名不传,老系尊称。

马叙伦《老子校诂》认为,老莱子是莱国人,“莱,盖以国为氏”。他引毕沅此说时称:老莱子本为“莱子”,而以寿考称“老莱子”,“其说最为可信”。并说:老莱子本莱子,初非楚人,后随国亡而入楚,所以司马迁称“老莱子,亦楚人也”,“盖以其子孙居楚而言之也。”认为老莱子是莱国人,因莱得姓,莱国其时并不属楚,也不来自老子故里——苦县厉乡,而是因为莱国后来为楚国所并,后人以其子孙的里籍上系老莱子为楚人。

文献记载,莱国在今山东境内。宋罗泌路史记载,姜姓莱国为商周时期东夷古国,商朝始封,周初为诸侯大国,统治中心在今山东乐昌、临徇一带,因春秋时期屡败于齐,被迫东迁,称东莱,公元567齐灵公灭。古代一些文献将老莱子籍贯系于今山东境内,其根源就在此。

罗泌认为:莱即赖,老莱子不是莱国人,是赖国人。古代莱、赖、厉互通,故莱国即赖国、厉国,所以他认为老莱子也可叫老赖子、老厉子,而且老莱子与老子都是楚国赖乡(厉乡)人。他从老子故里入手,说:“老子邑于苦之赖,赖乃莱也。”他们的称号具有世代相嬗袭的特性。因而主张老莱子与老子俱是一族之人。所以二人相合已久,或相混有日,“老莱子之称也旧矣”,故以其为一地之人。罗泌认为老莱子与老子仅是“一族之人”,而不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后人把他们混为一人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何浩研究员认为,老莱子姓赖,为春秋时期赖国人,赖亡于楚后一同随族迁于鄢。此时老莱子当是21岁左右。“老莱与老聃名前同样冠以字,两人同时,又都是楚人,秦汉间人很容易认为同为老氏,似为一人。司马迁认为老聃姓李氏。春秋时期无李氏,有理氏,战国时期才有李氏。春秋时楚有老氏,他国有老氏。……仅因姓氏相同,或者同以老者称之,不能得出同出一国、同为一人的结论。”

徐文武教授主张老莱子姓老。他认为:“老莱子就是老童的后人,以老为氏,名莱子”。其依据《风俗通义》佚文:“老氏,颛顼子老童之后,《左传》宋有老佐,《论语》老彭即彭祖也。或云:老氏,老聃、老莱子之后”。老童的后人以老为氏,所以楚国有老氏。

关于赖国在哪里,西晋杜预认为赖国(厉国)在今湖北随州,国亡后称赖乡或厉乡。明清之际王夫之认为赖国在老子故里苦县厉乡,即今河南鹿邑。西晋司马彪认为在今河南息县,其地有赖亭。东汉服虔认为在今山东聊城境内。明末清初顾祖禹认为在今河南项城境内。

既然老莱子是楚人,“莱”应该在楚国境内。服虔、顾祖禹之说都不在楚国疆域内,显然系误释。此外,苦县之厉或赖是老子故里,与老莱子无关。老莱子的莱得名确实与其故国有关,这个故国是今随州境内的赖国。

赖(厉)本姜氏古国,姬姓,开国始祖是周文王子叔颖,春秋时期治域的中心在今湖北随州的厉山镇一带。《汉书·地理志南阳郡随县注曰:厉乡,故厉国也。颜师古注:厉,读曰赖。

刘海章教授认为“当时世乱”,当指老莱子随族人迁鄢以后所见到的楚灵王及以后的楚王的霸政和征战。楚灵王三年(前538年),楚国打败赖国,并打算将其兼并入楚,但赖国国君依古俗捆缚双手,衔着壁,其臣赤膊抬着棺材,向灵王请罪。灵王不知所措,问大臣椒举应如何应付,椒举建议仿效当年楚成王克许国赦许僖公故例。楚灵王应允,便如楚成王仪受降,但已不能公然灭其国,于是赦免了赖君,并将赖国的公族迁到汉西郢都附近的鄢邑(今湖北宜城东南)。楚灵王的贪婪、反复无常,楚平王的昏庸、丧心病狂,特别是孔子见到老莱子后,楚公室发生“白公之乱”,使年迈的老莱子受到极大的冲击,致使他离开鄢地,“逃世耕于蒙山之阳”。

何浩研究员认为,“当时世乱”,既指楚国国内“白公胜之乱”,即皇普谧《高士传》所称“楚公室乱”,白公胜是楚平王之孙,曾一度占据郢都,劫持楚惠王。更主要指当时的中原战乱。据《左传》记载,哀公十六年白公胜发动叛乱。次年,陈国乘机南侵,“陈人恃其聚而侵楚”。再次年(楚惠王十一年),楚师又出兵伐陈。老莱子隐居的颖汝之地一再陷入战火之中,于是为躲避频繁的战乱而选择南迁于“蒙山之阳”。

徐文武教授则认为“当时世乱”指的是“白公胜之乱”。他说,楚惠王十年(前479年)或十一年,白公胜带兵入郢都,杀令尹子西、司马子期,劫持楚惠王,发动叛乱。叶公自蔡入郢都,“攻白公”,平定叛乱,让楚惠王复位。老莱子在郢都开坛讲学的日子被打破,于是为躲避这场内乱,开始了“蒙山之阳”的隐居生涯。

老莱子与老子的国籍、出身、经历完全不同,“足证历代儒生皆以老莱子别为一人”(高亨《<史记·老子传>笺证》)。因此,后人乃至今人以老子的故里厉、濑上系老莱子族属居地,系附会而来,多不可信。

               三、老莱子的隐居及蒙山

刘向认为,老莱子纯粹是个隐士,其间曾数次徙居。刘海章教授认为老莱子曾徙居三次,第一次,楚灵王灭赖、迁赖公族迁到鄢邑,老莱子随族迁徙。第二次,国破家亡、寄人篱下,又战乱频仍,老莱子于是选择到偏僻山野的蒙山之阳隐居。第三次,老莱子为回避楚惠王高官厚禄之请,再次携妻逃到江南隐居。徙居路线是从赖到鄢,从鄢到蒙山,从蒙山到楚江南地。

何浩研究员认为老莱子曾徙居四次,第一次,楚灵王灭赖,老莱子随族迁到鄢邑。第二次,因战乱及公室之乱,老莱子选择了到远离楚国腹地、地广人稀的淮北颖汝之地隐居。第三次,约在楚惠王十年,老莱子因楚陈之战、楚吴之战而南下,选择了到蒙山隐居。第四次,老莱子为避楚惠王之请,再次携妻逃到江南隐居。徙居路线是从赖到鄢、从鄢到颖汝之地,从颖汝之地到蒙山,从蒙山到楚江南地。

徐文武教授认为,老莱子曾徙居两次。第一次,老莱子早年在郢都开坛讲学,从事着述。楚惠王十年,“白公胜之乱”发生,老莱子的安定日子被内乱打破,于是携妻逃离郢都,来到蒙山隐居。第二次,白公胜叛乱平定后,楚惠王复位,功臣叶公一人身兼令尹、司马等多要职,急需贤士良臣辅政,“人或言之楚王曰:‘老莱子,贤士也。’王欲聘以璧帛,恐不来。楚王驾至老莱之门。”为避楚惠王之请,老莱子再次迁居到江南隐居。徙居路线是从郢都到蒙山,再从蒙山到江南。

 

关于老莱子隐居的蒙山,据《古列女传·卷二·老莱子妻》记载:“莱子逃世,耕于蒙山之阳。”《史记正义》引《列仙传》说:“老莱子,楚人。当时世乱,逃世,耕于蒙山之阳。……”与《古列女传》所说基本一致,只是未记老莱子妻。皇甫谧《高士传》也记有此事,且明显源于《古列女传》。

传统说法,老莱子隐居的蒙山在今山东境内。《汉书·地理志》泰山郡蒙阴县下注:“《禹贡》蒙山在西南,有祠。颛臾国在蒙山下。”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卷第十一沂州费县“蒙山”条说:“蒙山,在县西北八十里,楚老莱子所耕处。”据考,此蒙山位于今山东平邑、蒙阴、费县三县之间,为汸河与东汶河的分水岭。老莱子隐居的蒙山如在此,其“阳”则当在今汸河东、费县北。

此说流传甚久,没人怀疑,但其实与实际情况很难相符。老莱子生活的春秋时期,蒙山四周为鲁地,仅“蒙山下”为鲁附庸颛臾国,后在鲁哀公时为季氏所灭。依《元和郡县图志》之说,则老莱子是千里迢迢地穿越陈、宋、滕等国,隐居于鲁国东境,其间路途遥远,跋涉艰难可以想象。楚自成王之后,楚国主要经营东方,与东方各国经常刀兵相加,战事频仍,老莱子到达山东必然穿越双方交战之地,如此则自找是非,与隐居初衷相悖。从楚灵王直至楚惠王前期,楚国东部疆域距鲁境还有相当距离,楚师也从未进入山东境内的蒙山之阳。这就是说,其时鲁、宋等国尚未亡于楚成为楚地,老莱子即使可以徙居鲁境,但作为楚国君王,怎么可能从楚郢都不远数千里“驾至老莱之门”,深入他国境内求贤,而且历史文献又没有什么记载。况鲁境不是楚境,蒙山距郢都又远,老莱子大可不必担心为楚王所制役,匆忙选择举家南奔。即使老莱子惧怕楚王,其实只须向东、向北再远迁点(如齐国、燕国),即可远离楚人的势力和影响,没有必要自投罗网,因为从鲁境南下迁于江南,既要越过天堑长江,又要经过楚境。

为了弥合山东说的不足,谭戒甫教授推测“蒙山之阳,其地在沛”。沛,又称沛泽,在今微山湖以西的江苏沛县。他在《二老研究》中对“蒙山”地望作过探讨:“盖蒙山极大,其地多属鲁国;若就山势说,实已蜿蜒到了今之滕县。滕县即春秋滕国之地,南部和宋国的沛毗连。”沛之说与山东蒙山实际相去太远,而且沛县古有沛泽,但境内无山,全是平原,不存在垦山播种的地埋条件。因此沛之说也与实际不符,殊难采信。

老莱子为楚人,其祖族由赖()迁于鄢,楚王又曾亲自至其蒙山居处聘请其出仕,显然此山此地应当在楚国境内无疑。求诸史籍,老莱子隐居的“蒙山”在今湖北省荆门市境。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七十七“湖广三”荆门州“东山”条附“蒙山”说:“又,蒙山在州西一里,两山对峙,如蛾眉然。麓有蒙、惠二泉,旧名泉子山,一名象山。”《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也有相同记载,清嘉庆《荆门直隶州志》卷六“山川”载:古蒙山“汉名半月,隋曰蛾眉,后人以其形似象,又名象山。……山下有蒙、惠、龙、顺四泉”。《荆门直隶州志》卷三十三“古迹”还记有“老莱山庄”:“山庄在城西顺泉侧,老莱子隐居、养亲处也。”附近还有“孝子田”、“孝顺井”等遗迹。

         

[返回] [关闭]
版权所有:cc国际代理会员_cc国际网投群_cc国际网投可靠吗 地址:荆门市委办公大楼1308室
电话:0724-2372241 邮编:448000 E-Mail:jmskl@163.com
鄂ICP备07010735号 技术支持:湖北千聚科技 联系电话:0724-2334421